1. 
      
      1. <rp id="0ux6j"></rp><dd id="0ux6j"></dd>

        登录 注册

        "脑瘫诗人"余秀华作品精选

        时间:2018-05-08 诗人大全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余秀华个人资料:余秀华出生于1976年,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村民。因出生时倒产、缺氧而造成脑瘫,使其行动不便,高中毕业后赋闲在家。余秀华从2009年开始写诗,主题多关于她的爱情、亲情、生活感悟,以及她的残疾和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子。

        "脑瘫诗人"余秀华作品精选

          ◆你我在纸上

          单薄。一戳就破。一点就碎

          我没有决定什么,却这样被安排了

          但是秋天风大

          路越走越危险,到深夜还不肯停下来

          中年的隐喻错综盘结

          却一说就错

          热衷画图的人,有落叶,有秋果

          我都给他看了

          他看不到的是:一篮橘子下埋的另外

          他粗矿,他温柔,他慈悲

          哦,我愿意他危险

          并涉及到我

          2014年10月19日16:13:11

          ◆ 在我梦里醒着的人

          秋风是从南吹到北的,露水也是,霜也是

          而吹过我的风,半路就走失,跌下去时很重

          回声都回到我身体里

          我希望他和我有些关系:那个胡子拉杂就要老去的人

          我希望他死的时候想起我,不害怕

          如同我想起他,就不怕活着

          如果我病重了,我得去看看他

          告诉他,我从来没有一张病历

          他们说的,都是假的

          如一滴水,醒在结冰的河上

          他醒在我梦里

          如一针之疼,醒在麻木又盲目的生命里

          2014年10月19日19:46:29

          ◆ 就要按捺不住了

          连呼吸都陡峭起来,风里有火

          你看到的,雪山皑皑是假象,牛羊是假象

          她给不同的人斟酒,眼睛盯着远方,远方一直远着

          她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

          眼睛里的灰烬一层层洗去在泪水里

          这泪水不再是暗涌,是戾啸,是尖锐的铁锥

          把她,把一切被遮盖的击穿

          让沉睡的血液为又一个春天竖起旗帜

          竖起金黄而厚实的欲望

          但是她说一切都没有准备好

          她还在午夜

          她说着说着,就被卷进去,没了头顶

          2014年10月21日20:51:03

          ◆ 风从草原来

          风从草原来,在你的城市不停地打转

          而呼声凄厉,在明晃晃的月光里

          许多事情还没有经过就成为往事

          逃逸之人留一把胡子,在街头晃荡

          想给出的赞美,都被生生逼回内心

          疼一疼就会过去

          风从草原来,把一个城市困在风心

          想看到的事物都被遮蔽

          多少人一辈子过去了还没有活过

          他慢慢吐烟圈,慢慢说话

          把方言里粗矿的部分低音吐出

          他不说疼

          因为风吹过,无痕

          2014年10月22日16:58:35

          ◆ 一棵狗尾巴草

          它的春天,总是被拦路截断

          它其实准备了果实,也被拿走

          它身子空着,为了不被折断,佝偻在风里

          而秋天,就这么来了

          它咬紧牙关

          承受这慢慢枯萎的冷

          2014年10月23日20:53:22

          ◆ 霜降

          树叶不说话了,落下来也悄无声息

          庄稼都收割了,落在上面的月光也是沉默的

          一只蝉去向不明

          雨落在夜里,芭蕉弯下了身子,以和我一样的弧度

          万物沉默。是我爱上你的样子

          和它们不同的是,我疼得如此厉害

          我把这样的疼不停地逼回内心,重得我摇摇晃晃

          但是我吐不出来

          我从来没有说出的,我以为这就是

          爱情

          2014-10-27 22:27:57

          ◆ 霜降

          再怎么逃,你的胡子也白了

          早晨,窗外的香樟树有另外的反光

          落在上面的麻雀儿有着和你我一样大小的心脏

          我哆哆嗦嗦想把一句话说完整,还是徒劳

          远远看去,你也缩小为一粒草籽

          为此,我得在心脏上重新开荒了

          我们白白流失了那么多好时光,那么多花朵绽开的黎明

          而这中年,我不知道要准备多久

          才能迎接你的到来

          而此刻,你在守望一场纷纷扬扬的雪

          烟灰不停地落下来

          微微颤栗的空气里,你预感到远方的事物

          枯黄的理由

          2014年10月28日20:36:22

          ◆ 雨未停

          下午再一次合成一个坟墓

          手脚冰凉的人看窗外物都生冷

          湿淋淋的麻雀粘在香樟树上

          蔸着自己半颗米大小的心脏

          米一样白,米一样经不起熬

          它从未飞过汉江?从未去流浪?

          从未为另一只麻雀飞过一座山?

          我一直在想你

          而无力量破获这悬而未决的难题

          2014年10月29日16:31:47

          ◆ 你那里下雨了吗

          五点半了,雨没有停的意味

          我回头看看你的照片,与你又一次对视

          注视我的不是此刻的你,不是你的少年就是你的暮年

          我走过的这部分你不在

          雨打在香樟树上,碎为水,落下来

          雨打在瓦上,碎为水,落下来

          雨打在池塘上,碎为石头,落下去

          我关门的时候,又看了看面前的公路

          直到夜幕落下,把雨都包裹起来

          也不见一个人

          2014年11月1日21:01:31

          1995年,19岁的余秀华“在非自由恋爱下结婚”,这段婚姻除了给她带来了一个现在已经18岁在武汉念大学的儿子外,更多的是不幸和苦闷,尽管直到现在两人并未离婚,但多年来两人已少有联系。

          关于对脑瘫诗人余秀华的评价

          学者和诗人沈睿称她为中国的艾米莉·狄金森,“余秀华的诗歌是纯粹的诗歌,是生命的诗歌,而不是写出来的充满装饰的盛宴或家宴,而是语言的流星雨,灿烂得你目瞪口呆,感情的深度打中你,让你的心疼痛。”

          《诗刊》编辑刘年认为:“她的诗,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,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—别人都穿戴整齐、涂着脂粉、喷着香水,白纸黑字,闻不出一点汗味,唯独她烟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与字之间,还有明显的血污。”

          脑瘫诗人余秀华个人诗歌作品

          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

          《如何让你爱我》

          《经过墓园》

          《我爱你》

          《井台》

          《梦见雪》

          《致雷平阳》

          《那些秘密突然端庄》

          《打谷场的麦子》

          《我们在这样的夜色里去向不明》

          《摇摇晃晃的人间》等

          世人评价:

          综合评价

          余秀华及其诗歌在2015年年初的诗坛乃至社会范围内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,评论声音众多,却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余秀华"脑瘫"患者的身份,而部分诗人、学者对余诗所做的批评各执一词,在缺乏对余诗整体把握的情况下得出了偏激的结论。事实上,余诗源于日常经验,是对其个人体验的坦率书写。面对这些批评,余秀华希望人们更多地去关注其诗歌本身,她对自己所经历的人生有着严肃的认知和体察,在当今这个"风"一样的社会流行中,余秀华呈现着一种定力,而这定力的核心就是写诗。余秀华的诗歌创作,不仅是书写权力的一次彰显,还暴露出了目前诗歌观念存在的矛盾和局限。当然余秀华的诗歌创作也存在局限,有待成熟,但其创作的意义却在指向自身的同时,折射到了整个诗坛。

          名人评价

          “她是中国的艾米莉·狄金森,余秀华的诗歌是纯粹的诗歌,

          是生命的诗歌,而不是写出来的充满装饰的盛宴或家宴,而是语言的流星雨,灿烂得你目瞪口呆,感情的深度打中你,让你的心疼痛。”(学者和诗人沈睿评)

          “她的诗,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,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—别人都穿戴整齐、涂着脂粉、喷着香水,白纸黑字,闻不出一点汗味,唯独她烟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与字之间,还有明显的血污。”(《诗刊》编辑刘年评)

          她的诗兼具深度和灵气,她是个好诗人,天才的。 (诗人老井评)

          余秀华在“摇摇晃晃的人间”行走了几十年,当她找到诗歌这支铁拐时,才终于真正站立了起来。 (诗人张执浩评)

          她的诗歌有料,有真东西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,也要警惕把她煲成了一锅鸡汤。即使天才也是禁不起透支的。同情也有其限度,一如名声,传播的有效性。一句话,让诗歌回到诗歌,文学归于文学。 (诗人李以亮评)

          身体患疾为余秀华的创作加上了同情分,但文学评论界不能不管艺术标准,有些赞誉的评论里添加了过多的感情色彩,就像在某些儿童画里见到了‘毕加索’或‘米罗’。”(评论家、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评)

          仅就诗歌而言,余秀华写得并不好,没有艺术高度。这样的文字确实是容易流行的。这当然也挺好,只不过这种流行稍微会拉低一些诗歌的格调。不过再怎么拉低,比起轻浮的乌青体来,总还算不上丢人败兴。(诗人沈浩波评)

          余秀华坐拥自己的世界,与境遇无关,与身份无关,她就是这样纯粹的诗人。(诗人马灯评)

          读余秀华的诗,常常让我陷入其情境,而忘了自我,即使读完最后一句。 (诗人高寒评)

          “我想,余秀华应该是中国排在前十的女诗人,不要刻意拔高,可能对她、对大众、对诗歌界会更好。”(复旦大学教师、诗人、作家 肖水)

          “评论余秀华的诗歌,若把‘脑瘫’类似的东西参与进来,放进另一个标准,脱离诗歌本身,就不好说了,因为这属于弱势群体。但如果把这个因素排除,单就诗、就艺术而言,实在没什么炒作的空间。”“——(路遥文学奖”得主阎真)

          “余秀华和许立志都有几首好诗,这已经很不容易。那些缺点存在于她的不好的诗中,也存在你我不好的诗歌里。然而她的确比我们更艰难,何必尽力一毁?”——(香港诗人 廖伟棠)

          自我评价

          “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、农民、诗人。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,忘记我所有的身份,我必将尊重你。”

          “诗歌是灵魂的自然流露。”

          “成为作家协会副主席只是一个虚名,没有什么实质的编制。对我的生活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,我也不管那些事,这个无所谓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本港台最快开奖结果-本港台最快开奖网站-本港同步开奖